“很好,你不承认事故现场是伪造的也没关系,反正你确实从来未参与过什么……

  可是就我母亲、副校长还有司机当场死亡,侯老师断臂截肢,三死一个残疾的结果,是掩盖也掩盖不了的!

  当场身故的是坐在前排的副校长,他和司机身上有明显被人移动过的痕迹,而我母亲还有被救治的可能,所以,她可能是由于自己移动身体,可却因为路上车辆太少,失血过多而死,去世之前还紧紧抓着自己的钢笔。”

  孟一然的情绪很激动,因为激动胸口起伏的很烈害,他深深喘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看着秦松继续说道:“在当时,调查结果着重放在了交通肇事逃逸,有因有侯老师口述,说她昏迷期间确实感觉到有人移动她身体,但是她不确定是否是撞晕后移动到医院途中产生的感觉。

  当时关注的焦点就全在交通肇事逃逸后量刑上。

  这辆运货的火车,是亦木集团名下的,开车的司机名叫秦正业,也就是你父亲。

  十几年前法庭第一次庭审时,你父亲口供是自己是疲劳驾驶,在事故发生之后,他自己说他先是在驾驶室内晕了片刻,随后醒过来自己已经不在事故现场。

  第一次庭审时案情尚有诸多疑点未能解释清楚,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他移动了伤者身体,也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是他驾驶汽车与被害人相撞,暂时休庭。

  调查一个月之后,案情又有了重大进展,警方在秦正业前妻家里找到了沾满血迹的衣物和手套。

  之所以是一个月之后才找到赃物,是因为秦正业已经跟前妻离婚三年多的时间,两人一直处于分居的状态,房产并未直接分割。”

  孟一然讲到这里的时候,别有深意的看着秦松。

  秦松的手都有些发抖,不仅是因为回忆起了当年的经历而发抖,而是他清楚的记得岳明霞虚情假意的看望自己和妹妹的时候,塞给母亲了一包衣物,当母亲看到衣物的时候站都站不稳。

  岳明珠关上了自己和妹妹的房间门与岳明霞大吵了一家,惊天动地的哭声传了出来,当时岳明霞振振有词的说秦正业交通肇事逃逸后来找到自己,这些赃物她一直留着,没办法处理,让她劝一劝自己的丈夫认罪吧。

  秦松的脸被抽干了血色:“……这么说……那些带血的衣物和手套是伪造的?”

  孟一然用一个同情的又痛恨的目光看着秦松回答:“不是伪造的,证据是真的,那身衣服也是秦正业的,不过事发当晚穿着他换洗衣服移动了被害人的并不是他。

  我在实验室亲手做的鉴定,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时间,手套上沾满的血迹确实是我母亲的。

  现在只能推理是岳明霞将故意杀人罪的罪责嫁祸给了你父亲,他长期酗酒导致意识不清害了他自己。

  正因为有了这份证据,在第二次庭审时,秦正业对自己犯下的罪责供认不讳,承认他肇事逃逸。

  但他始终拒不承认是自己是破坏了现场,根据当时现场勘察的痕迹,确实有一名男子移动了车上的人。

  货车将桑塔纳的地点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桃花开始翩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来袭:腹黑爹地坏坏坏盛安然只为原作者无争三昧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争三昧并收藏桃花开始翩然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