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 故,天魔王就这么冷漠的看了一眼蜘蛛女王之后,便不再有任何多余的关注,则是双目透着黑光,注视着苏阳,仔细的打量一番过后,开口说道:“我是天魔王,真身无法降临,亲自与苍穹之王促膝长谈,甚是遗憾,还请见谅。”

  彬彬有礼,语气平和,就像是一汪宁静无比的湖泊,即便是微风荡漾,也别想撩拨。

  偏偏,这般宁静祥和的话语,是从一个漆黑如墨的泥塑之中发出。

  这泥塑,浑身上下都透着无边的诡异,包裹住黑色羽翼之中,面容模糊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一会儿怒,一会儿哀,一会儿看起来无比的狰狞,又一会儿看起来无比的神圣。

  故,宁静祥和的话语,无边诡异的泥塑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让人分外难受。

  而让人无比费解的是,明明很难受,却又感觉似乎理应如此,似乎对立和统一的界线,在这泥塑的身上已经完全模糊,形成某种诡异的协调感。

  这,便是天魔王。

  这,也是苏阳首次见到天魔王,心中生出的几分感慨。

  尽管,这份感慨只是针对一个泥塑,而这泥塑也只是代表着天魔王的一缕意念,但凭借一缕意念就能够给人带来如此强烈的认知和存在感,已足以证明天魔王的强大和可怕。

  厉害!

  苏阳发自内心的赞叹着,他也算是意志力非常坚定和强大了,即便是面对像血魔王这样的顶级半神,也敢发出挑战,凛然无惧。

  可是现在,面对天魔王一缕意念所化的泥塑,苏阳竟然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,并清晰又深刻的意识到,只要自己胆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,即便是面对天魔王的一缕意念,死的也肯定是他苏阳,甚至还要赔上整个苍穹集团。

  念及此,苏阳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,尊敬一声:“见过深渊之主,致以崇高的敬意。”

  低头,并不算丢人,这也要看面对的是谁。

  而这座泥塑拥有这个资格,它是深渊之主,它是恶魔之王,也是神座之前,亦是三柱神继三古族之后,所创造的第一个神明,及三古族之后,第一个反抗三柱神的存在。

  因此,向这样的存在,亘古至今的最强者之一低头,苏阳一点都不丢人。

  同时,低头也并不代表苏阳臣服于天魔王,仅仅不过是表达苏阳对强者,对达者的尊敬。

  也就是说,如果天魔王要求苏阳违背自身的理念,必须向它臣服,苏阳即便是知道自己会死,也会搏一下,拼一下,告诉这位天魔王,我苏阳敬你,但绝不怕你。

  而天魔王似乎感觉到苏阳的心情,并无愤怒,且还是那么祥和的说道:“首先,我需先表达相应的歉意,明知邪、佛、元、光四人与你有旧冤,我还收留他们。在此,还请苍穹之主见谅,请给我一个机会,为他们求个情,了解这段恩怨。”

  苏阳开口说道:“抱歉!我先前就曾言明,只要他们不出现在我面前,不做出危害我苍穹集团的事情,我念及同属一乡之谊,放他们一条生路。很可惜,他们违反了这些话,我也必将履行承诺。”

  天魔王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,更没有要挟苏阳的意思,而是继续与苏阳沟通道:“那么,按照你的意思,我们一一分析。如何?”

  苏阳摇头说道:“以你的尊贵,犯不着与我耍些小伎俩吧?”

  天魔王笑道:“你认为是小伎俩也无妨,但终归也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?毕竟,你、我同为一族之主,一意孤行,不听谏言,与暴君何异?”

  苏阳翻了一个白眼,小声嘀咕道:“真是一个怪人!”

  说实话,苏阳真的不理解天魔王,它也与苏阳见过的任何一位强者都不相同,居然喜欢与人争辩,而不是以拳头讲道理,奇怪的让人无法理解。

  难道说,天魔王真的太孤家寡人,没人说话,没人唠嗑,抓住机会就得好好聊一聊?

  天魔王不知道苏阳心中诡异的想法,似乎知道了也不会在意,甚至连苏阳那句小声的嘀咕也充耳不闻,我行我素的辩解道:“其一,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不算违背第一条约定,是又不是?”

  苏阳点点头,这显而易见,全是废话。

  天魔王笑着继续说道:“其二,你说他们做出了危害苍穹集团的事情,请问,这危害在那里?难道我今日出现在这里,对于苍穹集团就是一个危害吗?你做出如此的判断,请问依据在哪里?”

  既然天魔王喜欢辩论,苏阳也不怵,直言不讳的回道:“没错,你今日出现在这里,对于我苍穹集团就是危害。因为,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甚至你想要覆灭我们,我们可能也毫无还手之力。请问,面对一个比你强大,随时可以掌控你生命的存在,你不害怕吗?其次,你今天站在这里,对我苍穹集团就必有所图谋,也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。否则,你没听说过苍穹集团,而苍穹集团又没有你值得图谋的东西,你又何必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,站在这里呢?明人不说暗话,无论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,也掩盖不了真实的企图。所以,你光是站在这里,对于我来说就是危害,因为我打不过你。”

  天魔王也不否认,应道:“嗯~,这也确实算是正常的判断。因为与超出自己能够应对危机的存在进行交流,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,一切都无法掌控。嗯~,这就是他们四个常说的伴君如伴虎,与君相伴能有极大的收获,也伴随着极大的危机,很有智慧的总结。”

  苏阳满脸诡异的望着天魔王,它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?佛祖、邪帝、元始、光之圣女四人在天魔王那里,天天又到底在做些什么?

  就在苏阳一阵无语之际,天魔王继续说道:“但,我们之间并无君臣关系;且,你们人类也常说一句话,危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。在与他们四人交流的时候,从他们口中描述的你,我知道你是一个无惧冒险,也很会冒险的人。那么,今日你为什么不试着和我冒险一下,看看究竟会有什么收获呢?最后,初次见面,我确实无法三言两语打动你,但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,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,时间久了,你便会发现,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。”

  苏阳咧着嘴无语的说道:“你对我们人类的文化,知道的不少啊!”

  天魔王笑着说道:“不,更准确点来说,我对你们人类的文明,亦或者说是囚笼世界的文明,非常非常的感兴趣。嗯~,连续七世文明发展,每一世文明都不相同,那群先天之灵,正在做的事情,还真是有趣。”

  苏阳神色微微一动,问道:“你知道先天之灵?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?”

  天魔王回道:“是的,我知道先天之灵。不仅我知道,黑暗大帝、大荒妖帝,还有一群更加古老的家伙们,都试探过,也都清楚先天之灵的存在。只是除了我以外,它们在先天之灵面前都吃过大亏。甚至部分存在,连一位先天之灵都不是对手,失手被擒,被先天之灵所掌控。且还有一部分,主动寻上先天之灵合作,似乎过的还算滋润。”

  苏阳脸色震惊,从天魔王的话中一瞬间就判断出很多。

  果然,这个源界,这个大黑暗时代,水真的很深很深,许多人都在积蓄力量,竭尽全力的谋划着什么。

  天魔王如此,先天之灵如此,黑暗大帝如此,大荒妖帝也如此。

  还有,天魔王口中所说的,那群更加古老的家伙们,苏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树族始祖元。

  果然,类似于树族始祖元之类的老怪物,躲过了黑暗的污染,默默的在谋划着什么。

  最重要的是,听天魔王的口气,有一部分被先天之灵给抓了,有一部分主动寻上先天之灵进行合作,这代表圣境之中,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九大世家,还藏着更深层次的力量。

  三大主宰,不,整个先天之灵团体,真的一点都不简单,隐藏的太深了。

  亏苏阳还在圣境的时候,上蹿下跳,洋洋自得。

  殊不知,三大主宰根本就不在意苍穹集团的能耐,人家只要愿意,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出凌驾于苍穹集团之上的力量。

  这时候,苏阳想起当初在“希望长征”计划进行时,圣境派来的追杀者,那几个圣境修士就明显十分的诡异,不仅拥有五道尊境的修为,还能够施展出不一样的力量。

  很显然,这是圣境隐藏起来的力量,且在苏阳面前,只是揭露了冰山一角。

  哎~,终究还是太小瞧了这群先天之灵啊!

  苏阳发自内心的感慨一句,缓缓收敛心情,望着天魔王,问道:“你说,许多人都在先天之灵手下吃过亏,而你却无惧先天之灵?我想知道,你们目前,到底属于一个什么层次?”

  天魔王神秘一笑,不答反道:“瞧~,跟我交流,并非全部都是坏事,还可以得知许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。那么,现在你认为,他们四人为苍穹集团,为你带来的还都是坏事吗?”

  苏阳嘴角抽了一下,憋的有点难受。

  尤其是现在好像一口美味的鲜鱼入肚,刚稍稍品尝一下,结果还一根鱼刺卡在嗓子里,如鲠在喉,浑身不舒坦。

  天魔王也不在意,好像就是为了逗一下苏阳,继续说道:“想必,你应该已经知道半神和神子之间的区别了吧?”

  苏阳当场脸色一变,失声道:“你是神子?先天之灵也是神子?!”

  天魔王似乎非常得意,有点小孩子炫耀一般的感觉,开口说道:“你以为,神座之前是什么?神座之前,是位于神前最至高无上的存在,又岂是凡俗能够担任的?是的,如你所见,我不仅仅是三柱神继三古族这个失败的作品之后,创造出来的第一个生命,由三柱神共同创造的生命,并且在创造我的时候,祂们每一个人都赐福我一份力量。故,我不仅是神子,还是诸天世界第一位神子,并且拥有三份神明之力的神子。我究竟有多强,现在你心里面应该明白了吧?”

  苏阳沉默的望着天魔王,面对那如小孩子炫耀一般的口气,竟感觉不到任何一丁点的滑稽,反而有些遍体生寒,止不住的冒出一股股冷汗。

章节目录

苍穹九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来袭:腹黑爹地坏坏坏盛安然只为原作者风起闲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起闲云并收藏苍穹九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