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众人所想的一样,曹操这厮在担任司徒之后,就开始行令四方,他的本职本该是土地,可他似乎并不满意这些,他首先的三条政令,没有一条是与土地赋税有关系的,而他跟司农刘备的关系极为密切,刘备常常赶到曹府,两人畅谈至夜,同床共寝,操使府中四子以长辈礼对刘备,刘备也很是喜爱他们。https://

  “故而,我以为,上位者不能事事亲为,阿父作为司徒,先行三策,要选合适的年轻人去做,这样才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来,而且同时进行这三册,短时间内完成,对阿父是有大利的,阿父初为司徒,朝内外不服者有,可若是阿父政绩颇多,能超过先前诸公,众人即使不满,天子也定然会护着阿父的!”

  站在三位兄长,阿父,乃至刘叔父面前,曹冲也没有拘束或畏惧,反而是大声的说着自己的见解。

  曹冲说完,其余人还没有言语,刘备却是惊讶的叫道:“天下真有生而知之者也?”

  “哈哈哈,玄德过誉啦,这些话,也不知这小子是从哪里听来的!”曹操说着,可是言语里的喜爱与自傲却是藏不住的,刘备对曹冲格外的欣赏,上下打量着他,忽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曹公啊,我这膝下有双女,我这女儿虽谈不得俊美,却也是知书达理,极为贤惠,深得吾爱,不如我与曹公结个亲,如何啊?”

  曹操与刘备的关系极为的密切,自从幼年的那些好友一一离开之后,在整个庙堂里,刘备成为了曹操唯独的挚友,听到刘备如此言语,曹操自然是大喜过望,笑着说道:“善!我有五子,不得玄德瞧上了哪两个?”

  刘备一愣,我只是想把女儿嫁给曹冲,怎么就成了两个都要嫁??

  不过,转念一想,曹操这几个孩子,也都了得,长子曹昂他未曾深交,但是也听过此子在倭国的诸事,荀彧屡次上奏,弹劾此子,说这子交友甚广,倭国上下,王侯至于亭里,都甚是爱戴,而在邪马台,他完全架空了荀彧,荀彧的政令没有他根本无法实施,他知道荀彧究竟有多大的才能,能把荀彧逼成这个模样,想来这厮也是不错的。

  可是,他身份实在敏感,作为藩王,还有不小的野心,这人不能当自己的女婿!

  此子曹丕,已经是成为了太子最为偏爱的心腹,整日把守东宫,天子出巡,身后跟随的定然是他,这人不错,待人温和,有些计谋,长女或能许配与他,至于曹彰,这厮浑身都是他阿父的英雄气,好勇好斗,或许日后也有一番成就,可是战场凶恶,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寡妇。

  至于曹植,这厮长得文弱,善作诗赋,不过,比起他的幼弟,还是差了些啊。

  刘备笑着说道:“曹公诸子,各个了得,可惜啊,我只有两女,我那长女,与曹公次子年纪相当,不如就许配与他,至于小女,则是与冲儿年纪相当,就许与他,如何??”,正在下方跪坐着听着长辈聊天的曹丕顿时就慌了,什么情况??自己怎么忽然就要婚嫁了??

  曹操听了,很是开心,说道:“大善!!”

  曹冲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们,问道:“阿父,我要成亲了麽?”,众人大笑,曹操让他过来,坐在自己的膝盖上,说道:“是啊,你以后就要跟你刘叔父的女儿成亲了,去拜见你岳丈!”,曹冲皱着眉头,说道:“可是我不想成亲,兄长说成亲是很苦的事情,他说太子少傅就常常被他妻子欺...”

  “咳咳咳...”曹丕清了清嗓子,曹冲立刻不再言语。

  曹操眯着双眼,看向了次子曹丕。

  ........

  坐在东宫,众人都是看着曹丕与袁尚,有些茫然,这两人是打了一架麽?为何看起来都是如此的凄惨呢?袁尚双眼乌黑,一看就是被揍了一顿,双眼都要睁不开了,至于曹丕,路都有些走不动了,一瘸一拐的,两人面面相觑,都不言语,刘獒没有过问,可是一旁的司马懿却忍不住了,问道:“子桓啊....你是怎么了?”

  “显甫如此模样,我们倒是见过了,可你是什么情况啊?”

  “唉,司马君不知啊,我这还没成亲呢,就已经尝到了婚嫁的苦头啊...”,曹丕摇着头,无奈的说着,司马懿不由得大笑了起来,看着一旁的诸葛亮,说道:“孔明,你也太不仗义了,你在这方面是有些经验的,为何不教导子桓一二??害的他白受苦!”,诸葛亮黑着脸,没有回话。

  “不对啊,你这还没有婚嫁,怎么会先尝到苦头呢?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捡到一本三国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来袭:腹黑爹地坏坏坏盛安然只为原作者历史系之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历史系之狼并收藏捡到一本三国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