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爷误会了。”

  一位族老欠了欠身,“田庄本就是王府财产,诸位族人不过蒙王府恩泽能从田庄中得些好处,田庄里种什么自然是王爷说了算,我等不过是从来没见过玉米,一时新奇而已。”

  “是呀,既然王府吩咐了,等收了麦子,我们让族人种下便是。”又一位族老说道。

  刘让这时走到袋子前,从中捏起一枚玉米粒放在嘴里咬了口,结果牙被硌的生疼。

  他不禁问道:“王爷,这玉米该怎么吃?”

  刘钧笑了笑,“反正下午也是无事,本王便亲手为你们做一道玉米糕,让你们尝尝味道。”

  刘让吓了一跳,“使不得,王爷,您贵为靖王,怎能让你亲自下厨,就算您做了,他们也没那么大的脸敢吃呀。”

  “王爷有这份心,我们已是感激不尽。“众族老同声说道。

  “那本王教,你们找人做,如何?”刘钧想了想,他知道族人会奉命种下玉米。

  但是稀里糊涂的种和心悦诚服的种是两码事。

  所以他才会执意要做玉米糕。

  “如此甚好。”刘让点了点头,叫过门外站的一个少年,“王爷,这是犬子刘轩。”

  “刘轩见过堂兄。”来到刘钧面前,少年躬身行礼。

  刘让听了,顿时怒道:“众人面前要叫王爷,没规矩的东西。”

  一边说,他一边小心翼翼打量刘钧的脸色。

  “无妨,既到了家里,不需那么讲究。”刘钧浑不在意。

  见刘轩穿着一身青色丝绸长袍,浓眉大眼,人长的不赖,看起来又老实。

  他又问刘轩今年多大,在哪儿读书之类的。

  刘让见刘钧举止言行不把刘轩当外人,喜的扎耳挠腮,嘴笑的根本合不拢。

  问了一番话,刘轩有退到下首站着。

  刘让说道:“今日王爷有什么使唤,叫他就行了。”

  点了点头,刘钧忽瞥见其他族老神色怏怏,心知他们也想让家中子弟露个脸,但又不好说。

  笑了笑,他对一众族老说道:“下首站着的可是诸位家中子弟?”

  一众族老闻言顿时来了精神,心领神会,忙让早已打扮的体面的儿孙辈上前见礼。

  刘钧对着名字一一见过,一连有三十余人走上前来。

  “此次本王来的着急,忘了带东西来赏给族中的后辈,等回去便补上。”

  见完众人,他忽想起这件事,古代讲究一个礼字,他这空手上门却是失了礼。

  “王爷能来,已让庄里蓬荜生辉,怎敢奢望厚赐。”

  刘让恭声道,今天刘钧带来的意外之喜比他前面四十余年都多。

  众人又是一阵附和。

  刘钧笑了笑,终于明白小王爷为何不愿意来了,走亲戚实在太累。

  岔开这事,他说道,“玉米糕的事差点忘了。“

  说完,他转向刘轩,“石磨在何处?”

  “王爷请随我来。”刘轩性子木讷,懒言懒语的,问完了话,他便站着一直不出声。

  闻言他忙伸手一让,示意刘钧跟他走。

  胡为令人抬着一袋玉米跟上。

  在刘让家的偏院,刘钧看见了石磨,石磨旁的栅栏里还拴着一头驴。

  交代了一下刘轩磨制玉米粉,又把玉米粉和面粉掺着和面,之后再蒸的过程教给了刘轩。

  他便让胡为抓一把玉米,领着众人往田庄上去了。

  毕竟这才是此次来的正事。

  沿着庄里的泥土路向庄外的卖地走去。

  得知刘钧前来的刘氏族人纷纷过来看热闹。

  关系近点的尚敢上前见礼,族谱上隔的太远的便只是站在路边躬身行礼。

  路过房舍,族中的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帝国枭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来袭:腹黑爹地坏坏坏盛安然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帝国枭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