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阎与这位寒水娘娘在村落之中交代了几句,便离开了。

  这位寒水娘娘伤势很重,阴魂鬼物还有一个好处,对比起这些妖物,伤势好的速度要快上很多,血肉之躯,到底要比阴气躯壳要麻烦很多。

  大山之上,原本应该是缓缓亮起的天色却没有半点这个意思,反而天边先前的那一抹惨白色都逐渐消失不见,被更加浓郁的黑暗笼罩住。

  黑云压下,似要有大雨倾盆了。

  陈阎回到房中,汹涌阴气扩充之下,意识之中的酆都瞬间扩张而去,几乎以不到半个时辰时间,就已经将罗山整个东峰纳入掌中!

  自此,整个罗山,以及东北方的望山村一带,尽数纳入自己掌控!

  他只觉得本源一阵满足之感,汹涌而来的阴气转换成法力迅速增添了将近一半之数,虽然没有那半亩阴桃树降临时候丰富,但是也没差太多。

  只不过手中的三只阴桃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。

  陈阎睁开眼眸,稍稍感受了一些之后,眼眸看向窗外的天色

  “今儿是什么日子了?”

  寻常小雨也就罢了,若是雷雨天,对于他而言倒是不算什么,对于那些个寻常小鬼便是生死折磨了。

  “中秋!”

  七夜的声音缓缓从暗处传来。

  陈阎点了点头,看向外头,只不过这原本应该是朝阳初生之际,却黑的宛如长夜。

  他缓缓走出门外,去照看了一下始终养在院落之中的彼岸花,虽然说如今有了阴桃树,对于彼岸花的供给并不是那般看重,但是这即将暴雨将至,到底还是要好好照看一些的。

  血红色的花瓣之中,暗红色的花蕊犹如凝脂。

  陈阎稍稍一愣,有些日子没有仔细照料过了,却突然发现,在这花朵的周边,竟然有了四五朵娇嫩的芽。

  淡红到粉红色的花骨朵已经有了含苞待放的意思,淡绿色的根茎,比起另外两株无疑要幼嫩许多。

  陈阎露出了一丝寻常难以发觉的笑容,就在此时,那暗红色的花蕊之中,又有一小粒的猩红花种,从那花蕊之中掉落,埋入到了泥土之中。

  一生二,一生三,二生四,二生六。

  很简单的道理。

  陈阎却看得很认真。

  彼岸花的确很容易养活,只要阴气足够,不需要气温,阳光,甚至是水分,只要阴气足够,它可以无限繁殖。

  只要有阴气!它们可以在短时间,在这一个小小蓬帘处,将整个院落占满!

  他盯着这两朵小花,以及那几株花苗看了许久许久。

  直到细密的雨点已经开始缓缓落下之时,陈阎这才恍然起身。

  雨点越来越大,陈阎缓缓将遮掩的蓬帘拉上。

  就在这时,细密的脚步从远处传来,赵大山有些焦急的跑来,脸色上满是痛苦之色。

  雨丝吹打,对它而言殊为痛苦。

  不过见到陈阎在这,赵大山一愣。

  陈阎笑了笑

  “回去吧!我照看了。待到天明之时,将这花儿挪到李翠柳的桃源之中,单独开辟一处。”

  “是!”赵大山连忙躬身应道。

  他没再多言,缓缓回到了房屋之中。

  高梁之上,浑身漆黑的禽鸟雪白的喙梳理羽毛,仿佛也没见到陈阎进来。

  雨点啪嗒啪嗒的声响越发喧闹,七夜这才突然道

  “你打算动手了?”

  陈阎点了点头。

  “我以为你会直接入主杨柳县城,直接取缔那城隍之位呢!”

  陈阎摇了摇头

  “之前这么想过,只不过还是算了。”

  “为何?”七夜有些惊异,以如今酆都的实力,即便那郑伯雄真的有不简单之处,也绝非是敌手,拿下之后,光明正大的褫夺那城隍之位,说不上是轻而易举,但是也绝对不算什么难事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从聊斋开始收容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来袭:腹黑爹地坏坏坏盛安然只为原作者稀碎玻璃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稀碎玻璃渣并收藏从聊斋开始收容诸天最新章节